國館官方 / 我的圖書館 / 夾縫中生存的女性,就差站着睡覺了

分享

   

【順豐快遞】夾縫中生存的女性,就差站着睡覺了

2021-07-06  國館官方

女性,你是鐵打的。

最近,國產劇《變成你的那一天》頗受好評,頻上熱搜,#江熠和媽媽和好#這一話題也引發了眾多網友討論。

江熠的媽媽是位科研工作者,在家庭和事業的抉擇中,選擇了事業,也因此導致了與兒子的隔閡。

在劇的最後,媽媽請求江熠的原諒。

江熠的一句話讓人很動容:“媽,既然你當初做了你的選擇,那就放鬆繼續往前走。我現在過得很好,我也希望你幸福。”

圖 | 源於《變成你的那一天》劇照

媽媽選擇事業而非家庭的做法,最終得到了兒子的理解和支持。

我們為這樣的結局感動,是因為在現實生活中,女性很難得到這樣的理解和支持。

還有一點是,國產劇在塑造女性面臨家庭和事業的選擇時,終於不再是一邊倒地倒向家庭。

事實上,江熠媽媽的選擇是情有可原的。在學術圈,因為女性幾乎不可能兼顧生育小孩和科研起步這兩件事,所以晚育和丁克的比例非常高(來源:微博@敬夜斯)。

選擇結婚與否,選擇家庭還是事業,選擇做職場女性還是全職媽媽,選擇跳廣場舞還是帶孫子……女性面臨的兩難選擇幾乎充斥着她們的一生。

但通常,女性又好像選無可選。

有位大侄女,今年32歲,年前突然帶回了男朋友,年後很快就領了證,這幾個月都在備孕。

家族羣裏一團喜氣,像是終於了結了一件歷史遺留的大事。

她是老家城市裏為數不多堅持到這麼晚才結婚的女性,很多都是剛到法定年齡(20歲)就結了的。

她曾經覺得一個人生活很好,經濟自由,“不想將就”,但現在也走上了一條規劃好的、按部就班的路。

現代社會,很多女性走入職場,取得經濟獨立,卻仍時常需要回應“結婚生子”這種社會期待。

雖然誰也不能強逼了她們去,卻也免不了一些有意無意的調侃和壓力。

過去幾年常能聽見三姑六婆對她的調笑,“葉子,還沒結婚啊,過來讓嬸母摸摸你的頭上長角了沒有”(注:某地習語,頭上長角指代年齡大了)。

只要過了29歲,她還沒結婚,就好像變成了怪物一般讓人驚訝。

她逐漸地動搖了,曾經覺得自己一個人過也挺好的想法,慢慢被周圍的閒言碎語消解。

很難説她結婚是剛好遇到了對的人,還是為了結束家庭內部的擔憂和四周的疑慮而順勢而為之

所幸,她説他對她很好。

某次幾個小的湊在一起説不結婚,開玩笑地説:“就是大表姐在前面擋着呢。”把她氣壞了。

這次,好像取得了勝利般,大侄女喜氣洋洋:看你們還説我擋着,接下來你們一個個再沒有理由了。

她覺得結婚讓她體面

葉子的故事不是孤例。

2019年屈臣氏38節女性態度短片曾做過統計:84.78%的單身女性有過被催婚的經歷

在人口普查中,我國未婚男性遠多於女性。而在婚介市場,卻恰恰相反。

“陌上花開”相親平台曾公佈一個數據:截至2020年3月,該平台上的嘉賓男女比例約為29:71。女性比男性多出一倍有餘。

若對此感到疑惑,另一個數據,“29歲”,或可提供解答的一面。

在婚介市場中,29歲是未婚女性的關鍵分水嶺,過了29歲,女性應徵成功率會下降,而男性則是到33歲。

同樣,在我們身邊能見到很多女性,婚前瀟瀟灑灑,職場拼命三郎,美容護膚一條龍,跳傘、攀巖、蹦極玩得風聲水起,大多揚言“絕不結婚、生孩子”變成“黃臉婆”。

然後過了幾年,大多都已結婚。

一切看起來好像都順理成章、順順利利,但憶及她們之前的堅持和不羈,卻感到很疑惑。

問她們,她們只説,“該結的時候到了,自然就結了,以前想得太簡單”。

“時候到了”是怎麼鑽進她們的腦子的?為什麼是“時候到了”,而不是“遇到對的人”?

我相信遇到對的人,水到渠成,絕對是我們喜聞樂見的。

而因為“時候到了”而結婚的女性,她們真的幸福嗎?

恐怕很難預料。

但為什麼還會因為“時候到了”而去結婚呢?

“時候到了”的威力就在於此。它不是後來才鑽進女性腦子裏的,而是一直都在,不動聲色地影響女性的行動和選擇。

它植根於女性從小受到的“女孩子”教育,這些教育告訴女孩子以後肯定要結婚生子,不管婚前玩得多麼瘋,時候到了就要乖乖結婚,不然就會怎樣怎樣。

不禁想起《玩偶之家》女主角娜拉的一段台詞,大意是,出嫁前她父親把他的想法灌輸給她,她只能附和,異議只會放在心底。出嫁後她的丈夫根據自己的好惡安排一切,而她則假裝和丈夫擁有同樣的好惡。

她就像一隻玩偶,從不能表達自己真正的想法,出嫁只是簡單地從父親手裏轉移到丈夫手裏。

“時候到了”背後的傳統教育,何嘗不是讓很多女性變成被操控的“玩偶”呢?

已經結了婚還不行,結了婚後還必須是事事為家庭的“賢妻”、時時為孩子的“良母”。

儘管書本、影視有很多“新女性”教育,告訴女孩子可以獨立、自由選擇自己的想要的生活,但好像女性總是不可避免會回到老舊的“賢妻良母”軌道里。

不結婚,就不是一個好女人。

白天忙工作,晚上忙家庭,忙得腳不沾地,像個機器人。

要是覺得太累,只做職場新女性,就是不顧家庭。

生完孩子,迴歸職場,孩子和工作兩頭兼顧,像是無所不能。

而要是不犧牲自己的個人時間或工作時間去陪伴教育孩子,就沒有母愛。

女性,太難了。

女性的難,不是簡單的家庭與職場、工作與孩子的兩難。

她們想兩頭兼顧,從根本上來説,是背後的傳統教育與新女性教育兩相雜陳的結果

即使新教育告訴她女性可以獨立、自由地選擇,但她始終擺脱不了傳統教育的影響。

新的東西加進來,傳統的東西又還存在。這一代女性的兩難困境,就是這樣建立起來的。

現代對女性的要求,從以前單一的家庭婦女的要求,變成了兼顧家庭與職場的要求。

你要是不工作,經濟就不獨立;

你要是不顧家庭,你就是自私;

你要是做全職主婦,你就沒有任何價值。

説到全職主婦,有個題外話,一直以來我們都不會把家庭勞動創造的價值計入國民經濟計算體系,因而認為無償的家務勞動沒有價值。實際在2014年,英國的家庭“衞星賬户”做過估測:2014年英國的無償家務勞動達1萬億英鎊(人名幣約9萬億),相較之下,同年的國民生產總值為1.8萬億英鎊。可見家務勞動創造的價值若計算成可量化的數據,佔國民經濟的比重能有多重。

圖 | 源於《82年的金智恩》劇照

社會上的種種聲音讓女性不知所措:72%的女性感受到自我發展被限制,58%的全職媽媽患有焦慮症狀(2019年統計數據)。

因此,女性能怎麼辦呢?再累也要把兩邊都扛上啊,不然不就是捏着鼻子被人指着罵嗎?

不單單是別人,自己也過不去。這就是兩項教育要求疊加產生的效力。

《世上另一個我》裏有這樣一句話:“我在別人設定的角色裏拼命掙扎,以為那是我要的人生。”

幾乎大部分女性都在做這樣的掙扎。

表面上看,女性經濟上是獨立了,但思想上沒有。

新思想和傳統思想在她們腦海裏相互角力,往往傳統思想最後總會佔上風。

她曾不服氣父母所言“女孩子學不好理科”,卻在最後選擇了文科。

她曾放言“不遇真愛絕不結婚”,卻在“時候到了”主動走進婚姻殿堂。

她曾經在職場大殺四方,卻因為孩子的一次生病嚇得趕緊辭職。

強大的歷史慣性,深厚的文化邏輯,不是立即就能被新思想和自我覺醒所覆蓋的

就像在一杯牛奶中滴一滴墨水,全部變藍總需要一個過程。

在這個過程中,不能只接受傳統,成為完全的家庭婦女,也不能只接受新思想,成為徹底的新女性,強烈的矛盾感拉扯着她們。

而她們已經覺醒了,清晰地感受到這種痛苦和兩難。

同時這種拉扯,不自覺地好像成了她們肩膀上擔子的兩頭。

她們覺得,必須要把兩頭都兼顧好。

圖 | 張娜拉演繹媽媽獨自帶娃的日常

但人的精力是有限的,這就導致總會有疲憊感和無力感。

另外,職場和家庭分工明確,在功能和社會網絡都各成體系,而女性需要在這兩個體系中靈活切換。

這很容易導致女性普遍感到迷茫。

這種迷茫在社會心理學有個對應的概念,叫“個人身份的不確定感”(identity uncertainty),即困惑自己是誰,應該是什麼身份。

所以很多時候,面對公司開會和接孩子放學同時而起的衝突,女性不知道怎樣做才是最好的選擇。

關鍵的問題是:女性的兩難處境能改變嗎?

短期來看,女性的兩難處境將是一個長時問題,在這一代是難以直接消除的。

我們用了幾千年時間塑成了傳統女性的氣質(家庭、生育、服從),但女性主義的興起才只有二、三百年,在中國甚至只有一百年出頭。

但是我們不斷在改善。

我們繼續改善對女孩子的教育方式,不再單一地要求她們“懂事”,併為她們規劃好路線。

對女性生育的支持政策也不斷在出台、調整。

提高女性地位不僅僅在喊口號,而且一直在行動中。

女性的覺醒意識也不斷在提高。例如新華網在今年三八婦女節所做“女性生活工作現狀調查問卷”顯示,88%的女性不再認為婚姻和生育是人生的必選項。

但必須明白,所有這些教育、政策、意識覺醒真正轉變為女性的福祉都是一個漫長的過程,不是一下子就能落地生根的

同時,這場女性的覺醒和行動所帶來的轉變,已經不僅只涉及女性,還波及到了男性,並且男性表現出了一定的支持。

例如,漫長的“男主外,女主內”的歷史觀念也在鬆動,夫妻雙職,共同分擔家務,輪流照顧孩子,已經稀鬆平常,甚至全職奶爸也開始常見。

不過,在女性生育方面的支持,男性確實暫時也做不到什麼。

但是,正如我們前面強調的,女性覺醒轉變帶來的兩難不是一個短期問題,對女性來説是一個長期的過程。

那麼,對男性也是同樣的道理,我們必須要給他們同樣的、足夠的時間跟女性同步轉變。

因為如果女性認為所有壓迫都來自兩性間的自然區別,出路會在哪裏呢?

美國學者讓·愛爾斯坦所著《公共的男人,私人的女人》一書的譯者葛耘娜認為一種情況可能是,“從批判性別的不平等轉化為批判男性本身,將問題根源歸結為另一性別的邪惡,『厭女症』翻轉為『厭男症』”。

即很容易上升到性別戰爭,而忽視事情的實質是根深蒂固的社會問題。這也是現在一些激進女權的現狀。

同時,很可能會“引發部分女性自我理解上的扭曲”,假如習慣性地以受害者的眼光審視自己,把自己放在“高尚的犧牲者”的角色裏,這對女性的進步來説反而是一種倒退。

聽到過一位女性是這樣説的,“到了現代社會,某種程度上説,父權的受益人只是上層男性,普通男性跟女性一樣難。”

“從來沒有男權女權,大家都是人,我們所要爭取的是人權”。

我們該把女性真正需要達到的目標瞄準清楚,而不能把子彈打偏了。

從幾千年受束縛到走出家庭參與生產,從纏足裹小腳到自由選擇道路,一代又一代女性不斷爭取、蜕變。

到了這一代女性,這兩難的境地是必經的過程,也是這一代女性要扛在肩上的擔子。

女性身處其中,雖感到痛苦,但必定又感到有希望的幸福。

同時,我們希望能減少女性在這個過程中的痛苦。

認可、接受自己的侷限性,不需兩邊都做得一樣好。

不管傾向哪一邊,做出什麼樣的選擇,我們都表示理解並給予支持。

我們一直在努力爭取,相信美好的願景在不遠的將來總會實現。

當女性不再被定義,真正從經濟和思想上獨立,

當不再有男權、女權,那將是理想的、真正意義上的人權平等。

參考資料:

1、易卜生,《玩偶之家》

2、魯迅,《娜拉走後怎樣》

3、人物,《平原上的娜拉》

4、讀書雜誌,《無處安放的女性》

5、半佛仙人,《是誰在利用你的偏見》

6、知乎,《女性如何平衡家庭與工作》

7、知乎,《女性要如何破除『同時兼顧職場與家庭』的困局》

8、視頻,《2019年屈臣氏38節女性態度短片》

9、新華網,2021年三八婦女節”自信、向前的力量“女性生活工作現狀調查問卷

10、知乎@KY作者/Li,《從月薪兩萬到全職太太:那些迴歸家庭的女性,過得怎麼樣?》

11、海螺社區,《她讓家務背後的女人可見——<看不見的女人:家庭事務社會學>中譯本已上市 》

12、Vista看天下,《學歷985、年薪上百萬:難逃內卷的京滬相親局》


文字為國館原創,轉載請聯繫後台和作者
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户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×
    ×

    ¥.00

   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:

    開通即同意《個圖VIP服務協議》

    全部>>